装修材料

刺猬紫檀正式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

2021-10-26 15:08:19 来源: 芜湖家居网

刺猬紫檀正式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

红木家具行业最热衷的话题是什么?材质、价格?

消费者对红木家具最关注的又是什么?材质、价格?

任何一个关于红木材质的决议和提案都牵动大众的神经,其中以《红木》国家标准的修订以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修订尤甚。

8种红木被列入CITES公约

近日,CITES公约秘书处公布了关于附录三修订的2016/008号通知公告。公告称,塞内加尔政府要求将刺猬紫檀列入CITES附录三,此修订将于2016年5月9日生效。

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简称CITES公约)附录中的8种红木树种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简称CITES公约)附录中的8种红木树种

这是续2013年6月,红木33种木材中的5大树种——交趾黄檀、中美洲黄檀、微凹黄檀、伯利兹黄檀和卢氏黑黄檀被列入附录二后,又一种红木树种被列入CITES附录。再加上原先早被列入附录一的巴西黑黄檀和附录二的檀香紫檀,共将有8种红木树种被列入公约附录。

据了解,附录一的物种,公约明确规定禁止其进行国际性交易;附录二的物种,为目前尚无灭绝危机。但若仍面临贸易压力、族群量继续降低,则将被列入附录一中;附录三是各国视其国内需要,区域性管制国际贸易的物种。显然,附录中的物种,都不同程度受到明确的限制。

目前,非洲地区、东南亚地区的红木资源日渐匮乏,当地政府对这些宝贵资源的保护和管制力度也越来越大,资源紧张和需求膨胀的矛盾日益凸显,因此关注CITES公约附录的最新变化,无论是对红木家具企业还是消费者都将有好处。

刺猬紫檀是否会重走大红酸枝之路?

2013年,大红酸枝被列入CITES公约附录二后的“疯狂景象”依旧历历在目。“大红酸枝成了濒危树种”、“出产国限制交易”、“大红酸枝原材市场告急”、“大红酸枝即将成为下一个黄花梨”……

每条信息都在影响着大红酸枝原材的价格,最终导致价格飙升情况越演越烈。到2013年年底,原材价格整体上升30%,部分甚至达到50%。这股疯狂劲甚至影响了其他红木材质的价格,小叶紫檀、缅甸花梨、白酸枝、刺猬紫檀自不必说,就连小叶红檀等非国标红木都“沾了”大红酸枝的“光”,价格一路上涨。

2013年,福建仙游中国古典工艺家具第一街某门市,众多从事红木家具生产制作的人员在抢先挑选小叶紫檀木料。

众多从事红木家具生产制作的人员在抢先挑选红木原料众多从事红木家具生产制作的人员在抢先挑选红木原料

然而,2014年下半年,红木市场行情与2013年的火热相比,可谓反差巨大。红木材质价格陆陆续续回落,不少高峰期买进大量原材的企业,做出来的家具甚至还卖不到原材的价格。 “卖家具不如卖木材”这个怪相,此时尤为明显。

到了2015年,红木行业继续回归理性,越来越多企业已经将重点放在工艺、品牌和营销上,这种对材质的过分痴迷现象得到了缓解。

如今,刺猬紫檀随着公约修订正式生效后,价格是否也会呈现疯狂上升的态势?有了大红酸枝的前车之鉴,企业与消费者将会更理性的对待材质,更珍惜地使用木材,做更多精品。从工艺、品牌做价值溢价,而不是靠材质的价格上涨而盈利,这才是红木行业健康发展的模式。

木材资源稀缺使材料价格上涨无法避免。但这是把双刃剑:一方面让红木家具企业享受到因为材质上涨带来利润增长、身价倍增的喜悦,另一方面行业又因为材质的价格上涨而快速洗牌。

如何利用好这把双刃剑,将视野放得更开阔,在关注材质的同时,向产品设计、品牌打造以及消费体验转型,将是红木家具行业的重点发展方向。

本文标签: